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欢迎您!

图片展示
图片展示
图片展示
图片展示
搜索

长江大学人文与新媒体学院教授许连军为《远去的歌声》作序

作者:中国文化出版社 浏览: 发表时间:2022-11-11 15:13:47 来源:中国文化出版社

 

天意君须记,人间要好诗

许连军

 

 

诗人张长誉,素昧平生,只能“读其诗想见其为人”。在我动笔为他写序的时候,他也许在雨中劳作,也许在去往另一个城市的旅途,也许在某个小酒馆里与朋友小聚,也许……在我的想象里,他总是怀揣一颗诗心,不停地在平凡的生活里奔波,深情地注视着平凡生活中的人和事,然后用诗把它们凝成隽永。

中国是一个伟大的诗国,我们有着悠久诗的传统和无数的经典诗作。这个国度,大地山河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诗意。但是在今天,诗神似乎飘然远去,带走了千年诗魂,人们或者忙忙碌碌为生计奔波疲惫不堪,或者灯红酒绿沉醉于奢靡享乐,或者玩弄机巧追名逐利乐此不疲,或者显摆肤浅装腔作势不怀好意……我们遗忘了千年诗魂,我们抛弃了诗的传统,我们变得市侩粗俗势利狡诈虚伪丑恶……啊,远去了,唱了几千年的美丽的歌声!

张长誉的诗集《远去的歌声》供奉在我的案前,打开,呈现出:很广阔很深远,很细腻很深情,很质朴很优美,动人而有深致。在他的诗中,岁月如流,是一首静谧安好的诗;亲人友朋,深情温柔,是一首温暖幸福的诗;灾难痛苦,是一首椎心泣血的诗;善恶美丑,是一首明理求真的诗;虫鱼鸟兽,花草木石,是一首丰润清丽的诗。诗人的心胸是宽广的,他包容了从家国大事件到一草一木的整个世界,诗人的情怀也是深广的,正在肆虐的新冠疫情让他动容,监利沉船的死难者让他哭泣,朋友亲人的离去令他悲痛不已,受难的南京姐妹也让他悲愤难忍,春花秋月让他欣喜,虫鱼鸟兽他也忍不住为之歌唱。诗人张长誉,一颗诗心,一往情深,为世间的一切而歌唱,痛苦,悲愤,欣喜,幸福,执着而坚定!诗人张长誉,用诗的眼光,关注着这世间的悲欢离合,成败得失,凝结成诗,密匝匝沉甸甸!

白居易读过杜甫集,写下读后感:吟咏留千古,声名动四夷;文场供秀句,乐府待新词;天意君须会,人间要好诗。当下的这个人间,切切地需要好诗来提高我们的生活品位,让我们脱离庸俗变得高雅一点,让我们远离势利变得洒脱一些,让我们丢掉冷漠变得温情一些,让我们去掉肤浅变得深沉一点,让人间更美好一些!

何为好诗呢!我以为情真意切,意境优美,形式雅致,语言工丽是好诗***具备的几个要素。你看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。”“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。”“万壑有声含晚籁,数峰无语立斜阳。”“落木千山天远大,澄江一道月分明。”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”……顺手拈来,不胜枚举,唐人诗中好句更是取之不尽。诗人应该在驱遣语言上用大功夫,古人为诗呕心沥血,吟安一个字,拈断数茎须,甚至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。传闻晏殊为词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两句十年乃成。 我的古老的诗国啊,留下的经典好诗何止千千万啊,后世诗人涵泳其中,陶醉其中,得其神髓,直追古人,入其堂奥,何愁笔下不出好诗呢!写到这里,我忍不住想分享两首温暖的小小诗给诗人张长誉:

 

刘长卿的《逢雪宿芙蓉山主人》:

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。

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

 

白居易《问刘十九》:

绿蚁新焙酒,红泥小火炉。
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 

你看:平凡而精警的语言,隽永而动人的意境,温情脉脉,直入心扉,触目难忘。

诗人张长誉可否怀揣一卷唐诗又一卷宋词,跋涉在诗国的长途,收拾诗意,锤炼好句,创造意境,成一卷千古不朽好诗?!

读罢诗人张长誉的诗,有点不过瘾:语言有时质朴直肆,缺少典丽精工的锤炼与追求;意境有时一览无余,缺少含蕴优美的造诣;抒情亦时有直露无遗,犯了“傻白甜”的病。这些都是诗家大忌。希望诗人张长誉磨炼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意志,跨越万水千山,直入古人殿堂!

正是江南好风景,诗人张长誉笔下也正流淌着春天的诗情画意,祝福你好句连连,好诗一串串!

 2022年春三月,疫情正肆掠。

 

 (许连军,博士,长江大学人文与新媒体学院教授,硕士生导师。)


了解更多资讯请访问: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.zgwh.cn

了解更多资讯请访问: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.zgwh.cn

图片展示

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
总社地址:香港九龙弥顿道208-212四海大厦
总社电话:00852-21962638/65852676/39216081(传真)
内地咨询电话:13923719482(深圳)
业务QQ:2754109459 邮箱:2754109459@qq.com  网站地图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